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百科 > 文章

實話世經比特幣為何捲土重來?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實

日期:2019-06-11

實話世經比特幣為何捲土重來?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實

下一篇:  相信和懷疑,其實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

建立在虛幻之上的熱捧,往往是市場猜疑情緒無處宣泄時的堆積所致。 最近數月,比特幣的捲土重來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

在經歷了2018年的慘淡行情之後,2019年前五個月,比特幣一度升破9000美元關口,累積漲幅曾超過140%,僅5月單月漲幅就曾接近70%。

同期,作為第二大虛擬貨幣,以太幣的累積漲幅也一度高達110%。 筆者認為,此番暴跌後的逆襲,與比特幣自身的進化似乎並無太大關聯。

因此,對於逆襲狂曲而言,真正重要的並不是比特幣自身發出的時代強音,而是比特幣逆襲背後的趨勢音符。   第一,比特幣逆襲的背後,是黃金失色。 經過2018年無以解釋的暴跌,黃金已經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野蠻遺跡」,其避險功能大幅衰退,重回國際貨幣體系的星點可能性也已完全消失。

如此背景下,2019年,黃金的走勢完全呈現出隨機波動的大宗商品特質,明顯偏離了避險資產的固有軌跡。 尤其是今年4至5月,雖然全球貿易博弈加劇,歐洲民粹勢力崛起,黃金也再沒有顯示出可置信的強勢。

黃金失色帶來了傳統避險模式的終結,並激勵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將比特幣視作投資和投機的可選標的。

  第二,比特幣逆襲的背後,是沽出美債。 除了黃金,最被避險需求看重的傳統資產,就是美國國債。 美國國債市場具有足夠的體量,足以容納各國外匯儲備管理者這種巨型「機構投資者」的投資需求,同時美國國債具有很好的流動性,安全性和一定的盈利性,因此深受海外投資者青睞。 但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日益惡化的政策不確定性,以及2019年漸顯疲態的經濟走勢,讓市場意識到,即便美國國債短期違約風險並不大,但美國財政和債務問題的常態化已經使得投資美債在長期中變得危險和難以控制。

因此,削弱對美國國債的依賴是海外投資者趨利避害的需要。 事實上,沽出美國已然悄悄進行。 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海外央行有十一個月在減持美國國債,累積減持規模高達265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美債吸引力的下降,也導致國際資本將一部分注意移向比特幣,推動了今年4至5月的比特幣逆襲。   加強貨幣內在約束  第三,比特幣逆襲的背後,是信用無依。 市場對比特幣的追捧,表面上看是對新一代貨幣形式的前瞻推崇,實際上卻是對信用體系和國際貨幣體系發展出現階段性斷崖的現實恐懼。 2008年以來,危機演化將信用模式逐級擊垮,次貸危機作為流動性危機摧毀了金融機構的微觀信用,政府救助則用宏觀主權信用填補微觀信用的空洞,隨後主權債務危機又摧毀了政府主權的宏觀信用,全球貨幣政策又用貨幣信用去做支撐,結果,貨幣信用難以為繼,QE(量化寬鬆)長期化,貨幣發行失控,貨幣戰氛圍濃烈,貨幣信用面臨坍塌窘境。 在連續崩潰、連續補缺之後,信用鏈條的斷裂已到貨幣信用這最後一環,後續無依。 因此,貨幣信用的缺失,崩塌和涅槃將是一個長期過程。 在這一過程裏,時代雖然尚未進化到虛擬貨幣時代,但比特幣在信用無依的背景下被視作新的希望,這種超越時代的過高期望本身不過是虛幻的望梅止渴和無益的拔苗助長。   從本質來看,比特幣不具有貨幣的本質屬性。

比特幣被熱炒,只是人們對黃金、美債、紙幣等傳統資產失望的一種另類表現。

  信用貨幣體系的確需要加強貨幣節操和內在約束,但由此對比特幣的貨幣進化寄予厚望,未免有些不切實際。

雖然比特幣自誕生以來,其發行的非主權特徵和內在的自我約束性就令人神迷,但嚴格意義上說,比特幣當前並不具備取代信用貨幣的條件,而且從近年來比特幣反覆暴漲暴跌的走勢看,其一系列內生弊端所帶來的不穩定性甚至已經成為國際金融體系裏十分重要的新風險。

  比特幣突然出現和快速崛起的真正意義,並不是取代美元,更不是大賺美元,而是讓人們在危機混亂中看清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方向:加強貨幣發行的內在約束,削弱霸權貨幣的體系影響,尊重微觀群體的貨幣權力,滿足信息時代的貨幣需求,體現平多元的貨幣精神。 也正是因為如此,即便現在比特幣泡沫快速消退,比特幣帶來的時代寓意和思想啟迪也不會隨之消亡。 最新要聞。

宠物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www.330871.com宠物蛇 All Rights Reserved.